最新万博manbetx客户端下载  > 生态建设  > 义务植树

绿色浸染库布其

设置字体大小:【 】 【打印】 【页面调色板  发布时间:2018-08-08


      从锹挖手刨种树,到微创气流法造林、飞播造林、无人机撒种点播;从找到什么苗条就种什么树,到收集种质资源、引种驯化、适地适树;从单打独斗,到政府主导、民营企业牵头、当地群众参与、依靠市场化、产业化拉动防沙治沙的治理模式;从沙中刨食,到建立起比较完备的产业体系;从保家护院,到南围北堵中间切割固定流沙、构筑"山水林田湖草"稳定生态系统的大战略......在库布其我们看到,黄沙变成绿洲带来财富,绿色中国梦正在变成现实,感受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内涵。

         库布其治沙故事

      汽车从鄂尔多斯出发,进入大漠。

      一路上,绿浪连天,让人无法相信,我们已经走进"死亡之海"库布其沙漠。当地人自豪地告诉我们,这些绿,是库布其人一代接着一代种出来的。

      库布其沙漠是中国第七大沙漠,也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像一条黄色巨龙横卧在鄂尔多斯高原北部。过去,这里风起沙移,大漠不断南侵,严重威胁着"塞外粮仓"河套平原和黄河。如今,这里已有900多万亩沙漠得到治理,2000年前草肥水美、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正在慢慢重现,贫困的农牧民也过上了好日子。

      大漠变迁,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大漠湿地似江南

      湖水映着蓝天,清澈透亮。绿树环绕湖泊,草肥水美。在库布其大漠深处,藏着如此的美丽景色,胜似江南。这里就是大漠深处的库布其沙漠重点水生态治理项目区。

      黄河流经鄂尔多斯杭锦旗249公里,年过境水量约310亿吨。黄河每年要经历流凌封冻和开河流凌,凌期长达120天,凌汛期平均蓄水14亿立方米左右。由于黄河封冻致使冰下流能力减弱,加上开河期间大量凌水通过,造成水位壅高,危及防洪大堤,甚至引发凌汛灾害,不仅威胁到沿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也浪费了大量水资源。而比邻黄河的库布其却因缺水,湖泊萎缩,绿洲退化,土地荒漠化。经专家勘察论证,2015年库布其在凌期高水位时开展试引水,将凌水引入沙漠低洼地,形成沙漠湖泊湿地,实现减轻防凌压力和治沙双赢。目前,库布其沙漠中的水面已达到11.3平方公里,保护湿地36平方公里,形成沙水林草牧共荣的生态系统,20多种植物恢复自然生长,水草丰美,牧民的"野牛"养殖获得丰厚收益。

      故事1

      治沙从保家护院开始

      在鄂尔多斯达拉旗中和西镇官井村,我们见到第二代治沙人高二云。

      本来,今天的采访对象是他80多岁高龄的老父亲高林树。可这位老人突然病倒,被送进医院。在沙窝窝里种了几十年树,如今这位老人再也种不动了。不过,看到由他亲手种下的树长成郁郁葱葱的树林子,看到他的孩子们继续在沙漠里种树,延续着他的念想,看到子孙们都因为种树过上了富足的日子,他心里一定很欣慰。

      高二云是老人的大儿子,50多岁,典型的沙漠汉子,皮肤粗糙、脸色黛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那双手,骨骼壮实、骨节粗大,指缝里由于长期劳作,被染成了黑色。

      高二云说,大约在他10岁的时候,父亲就开始在沙漠里种树。那时候,村里人哪见过在沙漠里种树的?连听都没听过,没人相信这沙窝窝里能种活树,他们宁愿靠那些饥饿的羊和一年不到百斤的麦子过苦日子,也不敢把仅有的活命钱白白扔到沙子里。

      但高林树不甘心。那时的大漠里,生活实在太苦。好不容易种上的麦子,一阵大风就全给埋了。低矮的土房子,在一夜大风过后,被沙子埋得死死的,连门都打不开,得从窗户口慢慢把沙子扒开,才能爬出去。到了断粮的时候,全家人只能吃野草籽。

      高林树想闯一闯。当时,他完全不懂种树,两眼一抹黑,找到什么苗条就种什么树,种下的苗条被沙埋了,接着再种。没想到,一年下来竟然活了不少树。有了这次尝试,高林树胆子也大起来,他把承包的800多亩沙地,逐渐扩大到5000多亩,并开始在树下种糜子,人有了粮食,羊有了饲料,一家人的日子慢慢好起来。1990年前后,他家又在林子里试着种麻子,当年就赚了1.5万元,成为村子里的第一个万元户。现在,靠卖苗条、养羊和种稻子等,高二云家的收入一年已越过20万元。

      村民们看到种树有收益,都纷纷开始种树,而且大家比着种,越种越有经验,治沙赚钱的花样也越来越多。

      如今,官井村的林地面积已经增加到19万多亩,树林子包围着村子,庄稼也长得喜人。环境好了,也招得外面人们的青睐。这两年,有两家奶牛养殖企业到官井村落户,投资2亿多元,养殖了几千头奶牛。来自各种进项的钱加在一起,官井村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1.2万元。

      当年,老人种树所想到的是保家护院。现如今的种树治沙人,想法越来越多,办法也越来越多,不仅盖了大砖房,还修通了道路,接通了电,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故事2

      科技治沙有特别的"魔力"

      沙漠里的杨树,长得怪怪的,特别是在沙窝子里和沙丘背风面生长的杨树,它们不像通常的杨树那样,有粗壮挺拔的主干。它们茂密的枝条直接从沙中长出,让整棵树看起来更像大灌木。

        这可是库布其人治沙智慧的"现实版",被叫做削峰填谷造林技术,是从固底削顶技术演进的技术。简单来说,就是在沙丘底部和背风面种上杨树,风起沙流,在底部和背风面被杨树截留,虽然杨树主干被埋没了,但沙丘也无法继续流动,沙丘慢慢变平缓,流动沙丘从此稳定下来。

        科技治沙很有魔力吧?诸如此类的技术,还有很多,如微创气流法造林技术、甘草平移种植技术等。

        微创气流法造林技术的魔力是高效、高成活率、低成本。使用这种技术,10秒就能种一棵树,两个人合力一天能种几十亩树,树木成活率超过90%,每亩可以节约成本1200元左右。由于沙漠具有流动性,人们在沙漠里要想挖坑种树非常难,而微创气流法造林技术正是针对这个难题设计的。人们用柴油机将地下水抽出来,通过三寸离心水泵将水分为几股放入冲击水枪。种树时,通过水泵压力将水直接射入沙中,形成种植孔,然后将树苗种进去,再用水枪将树苗周围的沙土冲入空隙,种树和浇灌等所有工序一次就完成了。

      故事3

      沙产业让黄沙沙生出金蛋蛋

      7月下旬,甘草已长得很茂盛。在杭锦旗独贵拉镇亿利阿木古龙甘草产业示范园,绿色的甘草地铺展开来,伸向天边。看到这种绿色美景,人们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无垠的大沙漠。

      甘草是一种豆科小灌木。这种小灌木是治沙先锋植物,被誉为"中药之王"。

      亿利集团自主研发的"半野生化甘草平移种植技术",让甘草躺着长,较原来竖着长,1株植物绿化沙漠的面积从0.1平方米提高到1平方米,沙漠治理面积和效率十倍级增长。而亿利的甘草中蒙药产业规模已达到十几亿元。

      在示范园区中部,甘草绿地围绕着一个巨型温室,温室内外,种植着几十种蔬菜、瓜果、香料。地面长满西瓜,地上长着长茄子、彩柿子,地下有白萝卜、红薯、花生......

      这些作物种植在原先种过甘草的地里,由于甘草的固氮和改良土壤作用,沙土已变肥沃,各种瓜果蔬菜水灵灵的,一看就是在好土里长出来的。

      沙产业,特别是"政府+企业+农牧民"模式,带动植绿、带来财富的事儿,在库布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亿利集团目前已构建了六大产业体系。

      东达集团也是最早在库布其发展沙产业、治理沙漠、带动农牧民共同富裕的企业。东达集团从种植沙柳、嫩叶养羊生产羊绒制品、枝条生产刨花板开始,现在已发展到十大产业。

      还有伊泰集团、响沙湾连沙漠假岛等,说都说不完。眼见为实,你还是自己去感受吧。

      故事4

      农牧民住上大砖房当上小老板

      敖特更花是杭锦旗独贵塔拉镇图嘎查亿利牧民生态移民新村的一名女民工队长。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传统的蒙古族服装,有特点、很漂亮。

      敖特更花非常能干。在这一带,像她一样致富的牧民很多,但像她这样的女民工队长还不多。敖特更花一家光靠种树,一年就能收入10多万元,加上养羊和耕地出租等多种进项,一年收入少说也有20万元。

      她说,能过上好日子,要感谢政府的好政策,感谢亿利集团为他们建了牧民生态移民新村。这话,她说得非常真诚。

      这个生态移民新村位于大漠腹地,全村有36户人家。在2006年政府实行禁牧封育政策前,这36户人家全部散居在大漠中,最近的两户人家也相距五六公里。沙漠里没水、没电、没路,去镇里靠骑骆驼,早上出发天快黑才能到,晚上只能随便在镇子里过一夜,第二天起一大早,匆匆忙忙买完生活用品,紧赶慢赶往回走,天黑后才能赶到家。

      那时,敖特更花一家5口人,住在50多平方米的土房子里,靠游牧为生。由于气候干旱,牧草零零星星的,要想让羊活下来,他们必须不断转场,一个地方的草被羊儿啃光了,就到另一个地方,一年要转场五六次。由于天太旱,仅有的植被被破坏得太严重,后来一年转场七八次羊都吃不饱。那时的沙漠,放眼望去,到处是茫茫沙海,游牧民的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2006年,鄂尔多斯政府实施禁牧封育政府,在政府主导下,亿利集团拿出1.2亿元,在沙漠公园旁,为游牧民建了生态移民新村,为游牧民们提供安定的家。

      故土难离。当时,牧民们并不领情,他们不愿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很担心到新地方会失去生计。政府和企业为打消牧民的疑虑,专门领他们到新村来看灰顶粉墙的大砖房,教给他们办民俗游、开传统饮食餐馆等方法,让牧民看到了新希望。

      如今,搬迁到新村的牧民们没一人后悔。通过办民俗游、开餐馆、成立民工队承包种树、养殖、种地等各种各样的营生,36户人家现在全都成了小老板,每家都有好几辆小汽车,村子里的文体活动也丰富多彩。在村子里,我们听牧民文艺队演唱的杭锦古如歌,听得如痴如醉。

       在库布其,不仅有企业出资建设的生态移民新村,还有企业出资为贫困户和危房户建造的生态扶贫新村。这种公益事业,不仅亿利集团在做,东达集团、伊泰集团等许多企业都在做。

      这种政府引领、企业带动、农牧民群众参与的生态治理、生态产业、生态扶贫模式,正在让库布其沙漠变成绿洲、让绿洲变成财富。

(作者: 丁洪美 王钰 敖东)        (编辑: 刘霞) 

信息来源:中国林业新闻网 | 责任编辑:最新万博manbetx客户端下载管理员